乖孩紙藍光

坑:南方公園、歷史同人、盜墓筆記、霹靂布袋戲。偶發宋詞、唐詩。
圖、文創作。
南方:主粉Kyman,副吃Cartyle Cartters Bunny,廚Cartman Kyle。文可到「目前推文」看看。

歷史耽美的文與圖都是搬運,不是現寫,偶發。盜墓主吃邪瓶,歷史耽美很多對不好說!

非常感謝關注!

冯友兰与劳思光的天人关系比較

冯友兰:

  冯友兰定义的中国哲学史上的天有五种,分别是物质天、主宰天(即人格天)、运命天、自然天(即荀子〈天论〉所定义的天)、义理天。(见《中国哲学史》(商务印书馆)五十四至五十五页)


一、物质天:

  即纯粹指天、天空,是自然界与地相对的存在,无神性可言。

(事实上,是否有必要专门分出这一类?)


二、主宰天:

即人格天(天帝、上帝),是一种拟人化的天,可见《中国哲学史》(商务印书馆)五十四页引《尚书.汤誓》、《诗经.》商颂等,说明从商朝开始的宗教观、神鬼观,这种神是被拟人化的,天人关系近似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主体是神而非人,人作为天的子民往往是臣服的,这也使得人格天的超越性很重,与人之间有绝对的隔阂。


三、运命天:

冯友兰所定义的运命天为「人生中吾人所无可奈何者」(五五页),指每个人的穷达祸福等境遇,不能由人自己决定,如孔子「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就表示他的道德工夫与实践并不是为了使自己获得福报,而是一种无私无功利,是应然且又必然的,他的道德行为出自道德律令。

冯友兰引《孟子》为运命天之原典根据,然而一六三页又着重以孟子解释义理天而非运命天,虽然读者约莫可知这种「运命天」便是指人的祸福,但是定义恐不够具体,一个人若没有开展其道德工夫,又如何能做到「不怨天、不尤人」?为了改善自己的经济困境或得到权力,恐无所不为。

  我认为「运命天」实为儒家道德论述的一环,可以与道德律令、每个人的本分与义务、反功利主义等一起做开展,才能显出儒家道德伦理学的具体特色。

  事实上人确实可以掌握自己某部分的祸福穷达,例如做坏事、同流合污等,只要明确地知道自己能得到权势或因此富有,何乐而不为?就像很多人,「因为不得已所以做黑道」,但这绝对不会是孔子称许的一件事。孔子说:「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但前提是不可以伤害别人。可见以儒家思想而言,相较起世俗的利禄,道德具有更强烈的优先性,这点从南北宋理学家的升迁、贬谪、致仕可略窥一二,为了保持道德,势必有现实上的牺牲,或许周遭的人都已经通达,儒家志士们却「君子固穷、独善其身」而被视为异类,孔子就被视为「知其不可而为之者」,这才是这种运命天真正被视为「人生中吾人所无可奈何者」的原因,运命天不与儒家的道德论理一同论述,势必成为空谈。


四、自然天:

荀子定义的自然天实为一机械天,可说是一种工具,大大降低其超越性质,人能知天、治天、用天(「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这种高度人文主义的思想或许意在破除当代的迷信,荀子的天论有其思想上的时代背景,从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五十六至五十七页,可看出东周时期「天道远、人道迩」(子产语)人文主义发展,上帝崇拜渐衰,当代渐自商朝的上帝本位思想,走向以人为本位的自主思考。人本主义对礼乐制度的发展在五十八、五十九页也有说明,但由于内容更偏重于人,而不是天人关系的探讨,因此本篇不详述。

五十七页引《国语》范蠡语,强调天的规律、不自满、包容与化生等,冯友兰认为这是道家所叙述的天,却视此为「自然天」,从五十五页可知冯友兰以《荀子.天论》为自然天做定义,然而道家的形上天与荀子的自然天(机械天)实有差距,道家的形上天仍然是有神用的,时时创生,无时无刻都不停歇,荀子的自然天超越性却被大大降低,「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这种极端人文主义,显然不是道家思想的形上学论述,因此冯友兰对「自然天」的定义或许该有更具体的叙述,并缩小限定范围。

  假如冯友兰认为道家的形上天是一种自然天,那么势必也会陷入他所定义的自然天与义理天有大范围的重叠,导致分类的不明确。〈中庸〉的义理天仍然可化生、有神用,与道家的形上天同具规律性、遍在性、常在性,义理天与形上天最大的不同,是义理天包含积极的道德义,能将其道德藉由创生,涵摄进人性与人心,使人得到超越又内在的道德,形上天则不能。

  此外,冯友兰认为《国语》范蠡之语恐「即老学之先河也」(页五十七最后一段最后一句)值得商榷,这种广泛的影响论并没有出土文献的根据。


五、义理天:

冯友兰定义的义理天以〈中庸〉为原典依据,为「宇宙之最高原理」,然而若单以最高原理来定义,则势必更接近道家的「形上天」,若是有义理的天,则势必有道德性。

冯友兰在一六三、一六四页引孟子四端进行义理天的论述,认为义理天是人之四端的超越性依据。


劳思光:


  根据《新编中国哲学史(一)》(三民书局,2010年):「所谓的『形上天』观念,即指以『天』作为一『形上学意义的实体』的观念。这种『天』观念,与宇宙论意义的『天』及人格化的『天』均有不同。」(七十七页)

  从上述引文可知,劳思光定义的中国哲学史中的天,分别是人格天(人格化的天)、形上天(形上学意义的实体)、宇宙天(宇宙论意义的天)三种。

  冯友兰定义的「运命天」,被劳思光视为「天命」(见七二到七四页),即天对人的命令,涵摄进三种天之中,并没有独立出来成为一种天,而是天的动作、行为。不论在哪种天的思想体系中,人都依然有祸福穷达等人生困境,因此将「吾人所无可奈何者」视为「天命」,即天的律令与动作,使分类与定义减少模糊重叠处,这种处理方式应当优于冯友兰的分类。(不论套用哪一种天,在冯友兰的天论中,人都会面临人生的无可奈何困境,因此每一种天都会包含运命天)

一、形上天:

劳思光对形上天的定义即「形上学意义的实体」,是超越性的实体。原典依据来自〈周颂.清庙之什〉、〈大雅.荡之什〉、〈大雅.文王之什〉,如「文王之德之纯」、「民之秉彝,好是懿德」、「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仪刑文王,万邦作孚」都很明显地表现出道德性的天人关系,如「文王之德之纯」、「仪刑文王,万邦作孚」可解释为文王这样的圣人反映出天的德性,天生圣人使万民生在盛世;「民之秉彝,好是懿德」、「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反映出道德的天将道德性降生于人的天性中,可视为兼具物质性与道德性的生化,天既能生人,又能生人的道德,也使得人能做出道德性的生化,与天做出同样的德性,这与道家纯物质与规律性的生化不同,若将道家的天与儒家的天均涵盖进形上天,定义的范围则过大,截然不同的天被收束进同一个分类之中,突显出定义与分类的不精准。

  劳思光在《新编中国哲学史(一)》(三民书局,2010年)提到:「我们亦不可说『形上天』是孔孟哲学的观念。换言之,『形上天』必不是先秦儒学的中心所在……则孔子前纵有形上天之想像,亦不能算作儒学原有的观念。」(页七九)然而劳思光的选材〈周颂.清庙之什〉、〈大雅.荡之什〉、〈文王之什〉都具有明显的道德性的天人关系,若劳思光想强调形上天不具有先秦儒学的特色,他可以从《老子》寻求形上天的原典根据,如「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可以说明道(即天)的超越性,以及不能被经验感官所感知的,非经验界的特性,「大道汜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老子》第三十章)可说明道具有创生性,是一实体,具有自性、常在性,非无自性随时可能消灭者,举凡整本《老子》,有无尽篇章皆说明道家形上学,指出道具有超越性、永存性、独立性、创生性等等,然而劳思光的选材却显然着重于形上天赋予人道德性的内在。劳思光解释形上天为「盖谓人所执守之常理,人所追寻之价值,皆以此实体为归宿。」(页七九)他的解释与原典的选材同样具有道德性。

  我们可以从劳思光定义形上天时,所引用的原典(周颂、大雅、文王之什),以及上述解释来补充,劳思光的形上天明显具有道德性,且排挤了不具道德性的形上天,如《老子》单纯形上实体、不具道德性的叙述,劳思光皆不引用,也不用作定义。劳思光的形上天,是一「具有道德性」的超越实体,而不只是超越性的实体。超越性的道德实体在〈中庸〉、〈五行〉等先秦儒家文献,皆有具体描述,天人性命纵贯的道德体系,是先秦儒家不可或缺的一环,劳思光在其思想体系中,若要把他所定义的形上天与先秦儒家完全脱节,是不可能做到的,也会突显其原典的选材上,与他的定义都有脱漏、矛盾之处。


二、人格天:

劳思光所定义之人格天,即主宰者、意志天,与冯友兰差异不大,故不赘述。


三、宇宙天:

(根据《新编中国哲学史(一)》三民书局,2010年,八十页)

  劳思光举《易经》说明此种宇宙天,冯友兰也有在五六、五七页谈到此种阴阳生化的宇宙论,但没有下定义;这种天则被劳思光定义为「宇宙天」。

  劳思光认为此种宇宙天是有秩序的,是宇宙论性质的天,主要的原典依据来自《易经》,然而这种有秩序的、会物极必反的,有一定规则能涵摄所有生发历程的天,同样能被《老子》涵摄,如「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老子》第四十章)一句就能同时表现出道的「物极必反」与规律性两种特色,道家的天显然同时具备「形上天」与「宇宙天」两种特色,这显示出「宇宙天」恐怕是一种多余的分类,因为形上天也能具有规律性,宇宙论与本体论不一定截然二分。

鵲橋仙-憶七夕夜宴

  锦袍粉面,清尊银烛,应识此情无计。沈郎有意岂翻云,纵轻薄、收拾珠泪。


  曾经锦字,而今雁落,需悔冰心见弃。哪堪再忆夜阑时,盼重会、飞花犹醉。


http://wx08c28519e7f25145.wx.mvote.net/wxvote/a8fc7964-513a-5677-0718-f65d265dcac0.html
這次我有入圍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的前十名。
有在用微信的人,有空幫我投一下喔!
每人一天可以投十票!
我是五號~

新文的男主人設

喜歡他比喜歡主要的男主角還多

不過我沒把文發這裡XD

关羽并不善《春秋》,善春秋者,服虔也

  以下是逍遥子的原文引文,以及底下回覆,我一一说哪里有误。


  大家都知道关羽喜欢读《春秋》,关羽夜读春秋是《三国演义》中著名桥段。而这故事应该是三国时就相当知名,


  《三国演义》不等于《三国志》也不具有历史记载的效力,从何认为关羽喜欢读《春秋》是一件史实?


  像《江表传》就记载:关羽平时《爱读《春秋左氏传》,对内容相当熟悉,能够朗诵自如。「江表传曰:羽好左氏传,讽诵略皆上口。」


  《江表传》的作者是西晋人虞溥,出处没有问题。

  但是《春秋左氏传》是左传,不是春秋。


  左传的作者传言为左丘明,春秋的作者传说是孔子。

  当我找春秋的原文页面时,wiki上只找得到五传,分明是:


  一、左传


  二、国语


  三、谷梁


  四、邹氏传


  五、夹式传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春秋》原文失传了。


  从以上五本,我们应该可以得知左传不等于国语也不等于谷梁也不等于邹氏传也不等于夹式传。


  那为什么逍遥子大大还有drunkwolf大大会认为左传等于春秋?


  《左传》跟《春秋》从体例、作者、内容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书。


  春秋号称是中国史上第一本史书,左传不是中国史上的第一本史书,而且它的体例很接近历史散文,而《春秋》根本连散文都称不上,因为它的内容是很简短而且不完全的。


  《宋史•王安石传》有这样的一段话:「黜《春秋》之书,不使列于学官,至戏目为断烂朝报。」王安石 以《春秋》多残缺,而解经者每遇疑难之处,即指为阙文。断烂,残缺不全。朝报,政府的公告。


  左传写得这么好哪里像断烂朝报?一部连大儒王安石都觉得看不懂的天书,关羽看得懂吗?当时的「众」武将看得懂吗?如果连武将的文化水准都那么高,那就不需要文人文官行政官执政官军师了,武将就打仗兼执政就好了。


  不过读春秋的不止关羽,大概来说,当时很多人的启蒙读物都是《春秋》曹魏的李典就是代表之一。


  我上面已经说了,春秋的原文是「断烂朝报」。


  这又不是三字经,也不是弟子规,是要怎么拿来启蒙?


  蒙卦 (山水蒙)卦辞:「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这是《易经》的原文。


  「启蒙」本来是指一个人蒙昧无知,藉由得到人生的第一个老师,得到知识上的启发,进而变成一个有知识的人,大多是指一个人的孩童阶段。


  大家应该都知道春秋是从鲁隐公元年开始的,左传是为了帮春秋的内容作注,并且补充春秋那些「断烂朝报」才写成的一本「可以单独阅读」的书。(国语跟谷梁就不行,夹氏邹氏已失传,故无从得知)


  01.隐公(元年~11年)

  【隐公元年】春王正月。叁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夏伍月,郑伯克段于鄢。秋柒月,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赗。玖月,及宋人盟于宿。冬十有贰月,祭伯来。公子益师卒。


  【隐公贰年】春,公会戎于潜。夏伍月,莒人入向。无骇帅师入极。秋捌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玖月,纪裂繻来逆女。冬十月,伯姬归于纪。纪子帛、莒子盟于密。十有贰月乙卯,夫人子氏薨。郑人伐卫。


  【隐公叁年】春王贰月,己巳,日有食之。叁月庚戌,天王崩。夏肆月辛卯,君氏卒。秋,武氏子来求赙。捌月庚辰,宋公和卒。冬十有贰月,齐侯,郑伯盟于石门。癸未,葬宋穆公。


  【隐公肆年】春王贰月,莒人伐杞,取牟娄。戊申,卫州吁弑其君完。夏,公及宋公遇于清。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秋,翚帅师会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玖月,卫人杀州吁于濮。冬十有贰月,卫人立晋。


  谁可以告诉我看这些东西到底是要启蒙人生中的哪方面?


  我坦白说一句:


  就算真的很乖从《左传》开始读,然后知道桓公杀掉隐公是因为羽父离间兄弟感情、州吁会被杀是因为石碏不顾他儿子石厚的感觉杀了他儿子的主子好了,(以上都没记载在春秋,只写在左传)


  可以因为读了这些事情学到什么?


  我相信三传对读,左传的故事+国语与谷梁的解释以及义理综合起来还可以学到一些厚黑学或是古代历史的循环,但是只看春秋到底能启蒙什么?


  (只看左传都不见得这么天才瞬间被启发了)


  更何况江表传从来没有说过关羽读的是春秋。他读的是左传啊!


  「魏书曰:典少好学,不乐兵事,乃就师读春秋左氏传,博观羣书。」


  李典读的也是左传。


  孙权就谈到自己的学习经验:「小时候就读完《诗》《书》《礼记》《左传》《国语》,只有没深入研究易经。接掌东吴后,对于历史著作研习更多,《史记》、《汉书》、《东观汉记》和各家兵书,孙权都常常读,而且感觉很有帮助。建议吕蒙要多读,《孙子》、《六韬》、《左传》、《国语》、《史记》、《汉书》、《东观汉记》」


  吴下阿蒙的故事来源于《三国志.卷五十四.吴书.吕蒙传》,可信。


  这里孙权提到的书,其实就是汉朝的「六经」。


  我说句难听话,孙权只读了六经还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从先秦开始六经就已经有了身为经典的雏型,后世都说六经是儒家经典,然而九流十家都共通读这些经典,只是这些书籍都经过孔子的整理,故称为「六经」。


  《庄子.天运篇》:「丘治诗、书、易、礼、乐、春秋六经。」


  因为六经不是儒家的专门经典,而是春秋战国时期大家一起读的共通教材,所以庄子也知道。传说儒家的起源是王官之学,从孔子是没落贵族,向平民、商人等传授贵族礼仪之学而言,这个讲法或多或少都是可信的。


  也就是说春秋战国时期只要是有在江湖上行走的,大尾的从孔孟荀,到小尾的,可能汉朝帮淮南王编写《淮南子》的不知名食客数百人,应该全都把六经背到滚瓜烂熟,六经只是基本教育而已。没有什么看完就变成一代大将的说法。


  至于《庄子.天运篇》提到的〈春秋〉,由于春秋概括的年份很长,而且还有经过一些资料的增补(有人认为春秋被人拿左传的资料再补入),他的成书年份与左传一样不能太过确定。


  我知道的是西汉时期由于董仲舒的推广,公羊学含有大一统的思想,价值被提高;到了东汉,由于左传是古文经的缘故(左传在孔壁中被发现,详见今古文之争)两者都流行过,只有春秋因为没什么人懂的关系一路没落至今,研究春秋的人通常直接读三传而不是读春秋经本身。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庄子所言的六经之中的春秋,可能是指公羊或左传,但不太可能是指春秋本身。


  从春秋的条目,我们可以知道左传学者有杜预(也是目前学界治左传主要使用的本子)、公羊学者有何休、谷梁学者有范甯。


  但是「春秋本身的注」,维基只记了一个清.方苞,那都是清代的事情了。一直到现在,各大学中文系会开左传课,但依然不会开「春秋课」,因为春秋很难懂、失传了,研究的人不多。


  吕蒙按照孙权的读书计划,就成为一代大将了。


  「江表传曰:初,权谓蒙及蒋钦曰:「卿今并当涂掌事,宜学问以自开益。」蒙曰:「在军中常苦多务,恐不容复读书。」权曰:「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邪?但当令涉猎见往事耳。卿言多务孰若孤,孤少时历诗、书、礼记、左传、国语,惟不读易。至统事以来,省三史、诸家兵书,自以为大有所益。如卿二人,意性朗悟,学必得之,宁当不为乎?宜急读孙子、六韬、左传、国语及三史。孔子言『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光武当兵马之务,手不释卷。孟德亦自谓老而好学。卿何独不自勉勖邪?」蒙始就学,笃志不倦,其所览见,旧儒不胜。」


  从吕蒙的经验来看,武将读兵法当然是必备的,但也会涉猎《左传》《国语》等其他经典,这点跟当时士人习惯是一样的。不过武将和士人的阅读习惯还是有些微不同,像张昭退休在家,就在为《春秋左式传》和《论语》做注,同朝的严峻小时候从读《孝经》开始。


  前后文都把左传当春秋,这里又说左传、国语是其他经典。


  事实上左传跟国语都不能算是「经」,只能算是传,也就是一种注解、参考用的书。


  更何况左传一直都被怀疑可能是孙武的著作(当然这只是一种怀疑,可能性不高)。


  不说国语,因为国语是对春秋的字词解释,左传内是涉及一些军事思想的。故将左传当成兵法辅助读物没有问题。


  由此看来,张昭在家读左传、论语,阅读习惯上跟别人也没什么不同。


  何况那个时候谁没读过论语?就是现在的人,国小几乎也都被逼读过论语。


  「在里宅无事,乃着春秋左氏传解及论语注。权尝问衞尉严畯:「宁念小时所暗书不」?畯因诵孝经「仲尼居」。」

  《三国志‧吴书‧张昭传》


  曹魏的钟会,也是从小就要读各种儒家典籍,《孝经》、《论语》、《诗经》、《尚书》、《易》、《春秋左氏传》、《国语》.....


  「其母传曰:「夫人性矜严,明于教训,会虽童稚,勤见规诲。年四岁授孝经,七岁诵论语,八岁诵诗,十岁诵尚书,十一诵易,十二诵春秋左氏传、国语,十三诵周礼、礼记,十四诵成侯易记,十五使入太学问四方奇文异训。谓会曰:『学猥则倦,倦则意怠;吾惧汝之意怠,故以渐训汝,今可以独学矣。』」《三国志‧魏书‧钟会传》


  这些人读的几乎都不脱六经,也不超出六经。


  如果说这篇的标题「三国时武将都读什么书」只是要证明大家读的都是《六经》的话,我只能说不只是三国,不只是武将,几乎从六经在先秦流行开始,一直到清朝,有受过教育的人几乎都在读六经,只不过六经又分裂成十三经(如四书就是从礼记被割裂出来变成单行本)。


  从钟会和严峻的例子可以看到,当时士人已经有一套完整的阅读进度,随着年纪不同,要读不同的儒家经典。儒家经典的普及,在东汉末已经是十分平常的事情。


  我前面有提到这些书是先秦时期九流十家共同的读物。


  这些书后来被当成「儒家经典」是起因于汉朝首开学官,取士使用六经作为标准,但汉武帝其实是用儒术,也就是儒家+法家+道家+阴阳家+黄老之术,他根本也不是儒家的人,现在说起董仲舒是不是儒家学者,都还有非议。


  所以关羽读《春秋》,其实很正常。不过后人将关羽夜读《春秋》,

  结合其红脸长须,就将关羽打照成儒将形象。只能说看书看得这么有名,历史上也只有关羽了。可以跟关羽媲美的,还有一个,号称半部论语治天下的宋太宗赵普。


  最后我要说一个人,他的名字叫作服虔。


  服虔善《春秋》


  【原文】服虔既善春秋,将为注,欲参考同异。闻崔烈集门生讲传,遂匿姓名,为烈门人赁作食。每当至讲时,辄窃听户壁间。既知不能逾己,稍共诸生叙其短长。烈闻,不测何人。然素闻虔名,意疑之。明蚤往,及未寤,便呼:「子慎!子慎!」虔不觉惊应,遂相与友善。 


  --《世说新语.文学篇》


  世说新语是当时的人的谈资(清谈用资),还有月旦评、人物品评的功用,由于牵涉到当时真正的任官(三国演义没有),一样是文学作品,比起幻想占七成五的三国演义,可信得多,年代也近得多。


  三国演义说关羽善春秋,世说新语说服虔善春秋,我挺世说新语,我不相信三国演义。


  据我老师的说法,三国演义可能是为了加强三国演义之中关羽的强度,让他文武双全,所以将服虔的形象加诸关羽身上,以至于现在关公神像有的会拿书,但是根据《江表传》的说法,他看的也是左传、不是春秋。


  以左传从东汉以来流行的程度(详见今古文之争,由于左传从孔壁挖出来,汉光武帝使用谶纬之术登基,所以东汉古文大兴,今文经的地位被压抑,左传得以立于学官),只要有知识一点的人、想当官的人甚至已经当官的人,都看过左传,不是一件「很值得讶异」的事,毕竟他们想当官、在当官,而左传被立于学官,他们当然必须要看。


  接下来就回到上文曾经讲过的部分了。


  春秋当时就已经失传得差不多了。


  左传之中目前仍夹着春秋的原文,从晋朝的时候杜预就已经把二者合刊。


  合刊的理由有二:


  一、只看春秋看不懂(我有列原文在上面),一定要配左传。


  二、春秋当时的刊行量已经很低了,如果没有这样合刊的话,恐怕会失传。


  这个不是骗人,不必秦火,也不必四库全书,全中国的古书失传的就不知道多少,有的因为战争,有的是因为自然淘汰,很多书大家不爱读,就没人抄、背、流行,夹式传、邹氏传都是这样自然淘汰下来的。


  现在的春秋都是从左传上面摘下来的,不然春秋原本、残本也没有在任何的墓里挖到出土材料过,何来的出处?


  我觉得读春秋很正常阿,春秋在当时就是基本读物,读史当兵书,我相信关羽文采应该是OK的。


  这一整句话我觉得都不OK。


  一、读春秋不正常,连王安石都读不懂,先秦时期春秋刚写出来的时候都要有人作传了,还作了五种版本(左传国语谷梁夹氏邹氏),谁看得懂谁才不正常。


  二、呈上,春秋不是基本读物,公羊是西汉基本读物,左传是东汉基本读物,春秋都不是。


  三、王安石认为春秋是政府公文存档,事实上这是一个比较正确而接近的答案,就跟《尚书》的性质一样,尚书是国王的政府公告文件。


  至于春秋,很有可能是鲁国的史官收到各国的外交通知以后保留的存档,这也是为何左传、春秋之中都有许多「不告不书」,春秋甚至必须被从左传里头补材料的缘故,春秋根本不是什么史书,不然怎么会没有人看得懂?


  还有一点可以证明春秋不是史书。


  春秋整本书涵盖的年份很长,但书中鲁国嫁公主的次数非常少。


  综观中国历代的史书,举凡王公贵族的动向,大多有所叙述。如果春秋是一部史书的话,作者就会有意识地补足没有写到的部分,但是有很多次鲁国嫁公主的纪录,是别国史书之中有纪录,春秋之中却没有的,明明可以去收集的资料,为何不补全?(左传、史记都是透过作者四处收集资料写成的)


  这更可以证明春秋不是什么史书,只是政府公文资料集。看这种东西是要学什么历史兵法,得到什么人生启蒙。


  四、左传有兵书的色彩,春秋没有,原文我有附在上面,可自行查阅。


  五、如果关羽的文采很好,被写上世说新语的就不会是服虔,而是他。


  一个人没有十全十美的,不必因为关羽一直以来被神化,就无限在各种领域提高他的地位,只能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会的东西,关羽不必一定就要会读春秋,方苞有帮春秋作注,关羽不必这么忙。


  DrunkWolf


  我是觉得逍遥子的想法正确诶,所谓春秋为当时基本读物,就像现在的西游三国一般 人众皆知,看的人也很多,但有看跟看得懂还是有区分的。


  我整篇写这么长只为了证明「逍遥子有很多想法我都不觉得正确」。


  1.春秋不是当时基本读物,东汉基本读物是左传


  2.西游、三国是通俗的章回小说,西游是白话,三国是文言,西游、三国的传统都有经过很长期的发展,像是金朝的时候有诸宫调,宋代的时候有话本,一直延续着这些弹词、说书、戏曲的平民俗文学发展,最后才成书,《西游》、《三国》可以做小说、戏曲、俗文学的研究,但不论是做春秋学还是做左传研究,都属于经学系统。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做经学的会学俗文学,做俗文学的会学经学,但是不会指手画脚,说对方做出来的研究不对,paper不对,除非对那个领域有一定的了解,不然也不敢在研讨会上公然挑战自己不擅长,但对方很专精的东西。


  所以我完全不知道拿西游、三国来比左传、春秋,到底是基于怎样的共同点。


  西游、三国、春秋、左传,是完全不同无法被拿来比较的东西阿。


他们不会在乎也不会听啦,我也不会想拿写出来的论文或修课纪录跟他们争,他们也不会在乎。

但还是想说一下为何我会有这些说法:


一、到三国时期,服虔还把春秋跟左传合刊,这证明了春秋单行本的示微,以及他越来越无法被看懂。

甚至变成这种刊有春秋的左传,是有替代性的,因为叙事比较易懂而且完整,使得读者「放弃春秋,改读左传」。


二、春秋在当时流行吗?(应该说会觉得流行的人,哪来的证据?脑子开几个洞?)江表传都说那些人(李典关羽)是读左传了,写申论的时候,答案是左传的东西,答案写春秋会算对吗?做左传领域的人,论文专书题目会叫春秋吗?春秋读得懂就不用三传解释,服虔就不用作注,就不必合刊了。

春秋什么时候流行过呀?三传之中就连国语还有谷梁都是示微的,更看不懂的东西,跟我说很流行,很多人看,不是很好笑?比作章回小说如西游记?有事?不是要刷武将的优越吗?什么狗屁不通的比喻。

当时武将每个都古文阅读点100?内容没头没尾断断续续甚至得三传互补的东西,武将每个都看头知尾自带翻译?

看了还能拿来练兵?传说中春秋的作者是孔子耶,不就好会带兵,千古兵神孔子?到底这种从篇首到回覆都在妄想的东西是怎么生出来的?

在那里练肖话的人,我敢说翻开左传,他们连哪些是三国补入的春秋原文都不知,还敢在那欺世盗名装大大,看了好笑。


Re:0 努力攻略著486的眾多帥哥們




这一部我是486总受的。


一开始我吃莱茵哈鲁特X486,但帅帅的莱茵哈鲁特后来影薄(剑圣很忙)。


随着剑圣影薄以后,同样是骑士的帅哥大 量 增 生。


菲利斯(XD)


威尔海姆(486拥有天生的 兄贵的加护)


尤利乌斯


好后宫 不要吗?


一个白鲸攻防 一大堆有用的工具人帅哥跑出来啊!


那个兽人团长也不错啊!(看这部我的kemono魂一直燃烧)


帕克也不错啊(X


好猫 不要吗(X


目前我最吃而且官方的确有在推的


是尤利乌斯/奥托X486


(我觉得长月老贼也有偷推莱茵哈鲁特X486)


菲利斯的话,其实是有点像后宫轻小说一样,有暧昧的感觉,网上的图也不少。


但是就很接近轻小说的男主角一定要跟每个角色都暧昧的感觉,不是真的有那种羁绊在。


所以认真说起来的话就是剑圣、尤利乌斯、奥托这三人比较有机会成为486的YAOI翅膀。


(三张翅膀是要长哪里XDDD)


呜喔喔!好后宫,不开吗?


轻小说男主角的男后宫真是太赞了(X


电影《鹅毛笔》:有一半时间都在裸奔的萨德侯爵XD



  神父镇楼。


  (谜之图XD)



  一、


  一开始女主角的同事在那边嫌弃她、觉得她应该很淫荡,到女主角差点被强奸于是自杀、女主角验尸结果,神父刻意告诉萨德侯爵「是处女」等,整个三言两拍既视感。


  明明就是萨德侯爵的故事,却被宣扬处女思想、处女情节等等,微妙。


  我可以直接当成,导演的价值观觉得片中女主角这种「思想淫荡、身体纯洁」的女性最棒吗?


  (或者神父、萨德侯爵,觉得这种类型的女生最赞等等)



  二、


  神父恋尸了、医生虐待狂,一堆假道学。


  只有萨德,从头到尾说自己色情变态狂,可是对老婆、对女主,一根毛都没动过XDDD


  看到网上影评说这是「导演刻意营造出来的正反面效果」。


  现实里头疯人院的神父对萨德很好,而且萨德一直到巴士底狱时期还是继续出书,法国大革命结束,还安然从巴士底狱出来,根本没有电影里头过得那么苦。


  历史上萨德可是活到七十三呢,很长寿喔(?)。



  二点五:


  现实里头做过《索多玛120天》的萨德:电影里洗超白


  现实里根本没干啥的神父跟医生:电影里被搞超黑XDDDD


  神父一开始在那假装对萨德很好,还对萨德邀功,说自己曾经陪他花园散步之类的,希望萨德能配合,后来一言不合、对女主的事暴怒,就拔萨德的舌头XDDDD


  相比之下,医生在那一直说要暴力对待萨德,结果只是让萨德泡泡水……


  WTF?


  以萨德现实的丰功伟业来看,如果有一个那么帅那么年轻的神父,整天来找他喝酒、吃饭(见喝葡萄酒吃泥状食物那段)、脱衣服(没误)、裸体相见(虽然只有萨德裸)的话,依照萨德拐带小姨子的超强功力(他现实里很会调情,但电影里一个都没调成),应该早就干上了(没误),毕竟萨德很享受当三明治的感觉(?)。


  我的梦想是把世界十大禁片(啥)全看完,以前有做过萨德相关的功课,要是没有事先了解过萨德的话,光看这部还会以为萨德是好人喔!


  其实萨德跟吉尔.德.雷(贞德粉丝团团长)的丰功伟业差不了多少,只是吉尔.德.雷数量上取胜罢了,有三百人,萨德就算没杀过那么多人,活着被他侮辱、强暴、性虐的也不少,他还可以用钱封口撤告,根本跟台湾某些卖黑心油还不用被关的黑心暴发户有得一比,不管做什么丑事,有钱就解决一切,算不上什么好人,电影真的不用为了做效果,把萨德整个洗到白帅帅。


  有影评把这部跟《阿玛迪斯》相比,说一样是「臆想型」电影,但我认为《阿玛迪斯》都比这部「尊重史实」一些。


  这部艺术性、哲学性OK,但以历史改编来说,方向略歪,我认为跟《铁面人》一起比,才是同等级。


  (这里没有要黑《铁面人》的意思,但是就跟「鸿门宴」不等于《鸿门宴传奇》一样,这些等级的电影都是「传奇类」电影而不是朴实的「传记类」电影,「无中生有」大于「接近史实」)



  三、


  医生的老婆直接消失,连有没有私奔都没说,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永恒鬼隐XDDD


  萨德夫人也是,鬼隐,本剧唯一的用途就是当医生的ATM,微妙。



  四、


  神父最后告解,与其在那帮萨德告解,不如帮自己啦XDDD


  恋尸癖还拔别人舌头,有事吗先生XDDD


  (反正一定是导演做的效果,别吐别吐)


  神父一定很后悔那次玛德琳去他房间没修干A_A。


  一开始道德自律,后面玛德琳死了,就开始兽性无法抑制,根本矫枉过正。


  这告诉我们,适度打枪修干是好的,不要搞到最后变恋尸狂。(什么鬼结论)



  五、


  这部算很有名,从以前到现在我被各种推荐。


  主力照理来说,应该放在萨德侯爵身上,可是整部的重心跟起伏处都在神父+侯爵X玛德琳,根本三立八点档www 相较之下萨德侯爵反而全程陪跑+推剧情专用。


  可能因为这部是17年前的经典(瓦昆现在都变成大叔了A_A),所以IMDB有7.3,但我觉得实际看来有好有坏(剧情普通,演员演技很神,尤其是米高肯恩,相较之下瓦昆有些浮夸,凯特温丝蕾则是一直都面瘫,演技没变过),不该因为它的历史定位就被抬高,不然一样是传记类作品,为何《达利跟他的情人》就被批得这么糟?只因为是李罗、咳!罗伯派汀森演的吗XDDDD


  (但我也承认罗伯派汀森演技真的很糟,相较之下这部的演员每个都影帝)


  米高肯恩(一直打成米糕)也老了,他的脸不再是卖点了,不过演反派真的炉火纯青(?)。好的反派角色能让演员的表现更加出色。


  这部我主要冲着的,还是瓦昆的禁欲神父啦。(虽然觉得他很渣)


  萨德侯爵的传世肖像挺帅的,不过这部的时间定在侯爵中年时期(但侯爵没有那么早死),而且青年角色已经有神父了,就不必有一个同样年轻的角色。


  (不过我还是对萨德如何放浪比较有兴趣,对他怎么被关没兴趣,可能因为他太红了的缘故,一堆生平趣闻在网上流传,不是索多玛120天可比的)



  六、


  吞十字架自杀一定能上天堂XD


  超虔诚(双手合十)


  应该比死前连续一念念南无阿弥陀佛有效(谜)



  七、


  神父疯了,不EY。


  萨德的戒指被继承了,原来有伏笔。


  神父也算是一个被道德迫害的人(虽然说侯爵是他朋友,却拔他舌头,这点我也是呵呵)。


  真的要说他继承萨德的意志,从这部电影的处理手法来说,神父顶多是压抑感情+欲望终于觉醒,跟萨德那种看破人间因此放浪的根本精神还是有差,他也没有因此学到什么萨德的精神。


  我对萨德的学说比较印象深刻,在于「人就算在享乐,也不是真的快乐,因为他还是在被某种兽欲支配,而不是由『自己』来自主」,萨德根本就是情僧,不是神父等级的小咖可比的。


  神父虽然历史上应该真有角色的蓝本,不过这种「痴情男子汉」的形象在电影中被玩得简直杰克苏,看到影片越后面好感狂降。



  请有空以及喜欢的读者,顺手帮我点一下喜欢、订阅!


  若是能得到回文,我会加倍开心!


  您的支持与阅读,是我努力更新的动力。


  感谢你们!


銀魂真人電影,前半好看後半......


  本来看到选角还有定装照,觉得这部应该会是漫改中的神作,反正就算不是神作,也有进击、暗杀教室、七龙珠跟火星异种等众多"神作"(别的意味)在垫底。(喂)


  (而且东京食尸鬼的预告我怎么光看就雷XDDD)


  一开始的伪正片、小栗银MV、各动画的neta(同社的钢弹、不怕被吉卜力吉的风之谷)等也很赞,完全有抓到原作精髓。


  但这些兴奋的心情就在阿银跟冈田对砍可能有半小时(体感时间)后消失无踪。


  首先,选角我真的没话说,从主要在站场的阿银、神乐、新八机,到戏份比较少的桂、高杉、阿妙,我都觉得超赞,尤其是来岛真的超级正,桥本神乐更是语气神还原到爆,虽然不是钉宫但语气真的超级神乐。


  我觉得这个角色是桥本环奈从影史上最棒的一个角色(我心中如此认为)。


  定装都非常自然,完全没有cosplay感,这点已经打趴很多很废的漫改电影了(想想精美的七龙珠),但我还是要说堂本刚的高杉虽然气质很OK,但是跟一众帅哥如桂、土方、冲田一比就显老。


  小栗旬这几年个人觉得已经超劣化了,尤其是他最近出演的日剧,纬来快播了,光广告就把我吓死,人老就算了,造型还丑,这样都可以当主角,说好的日剧大多是偶像剧呢?


  可是就是这样的小栗银,跟高杉刚一比也显得年轻很多。


  再来,进入到打斗戏以后,各种说教心灵鸡汤真的腻到不行。


  连银魂电影自己的死大腐,都知道大多会来捧场的观众应该是原作粉了。


  以前常常听别人说,红樱篇有多好,有银妙感情线(其实我觉得猿飞、月咏、九兵卫等吃其他女角跟阿银的CP众不一定支持此说法)、银桂高杉三位攘夷志士大集合、剧情紧凑、有友情有泪水等等,可说集银魂的优点于一身......


  BUT


  我从以前看红樱篇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很瞎了。


  一、说好的妖刀结果只是某种MIGI(这点连死大腐自己都吐)


  不但一点神祕感都没有,还显得很蠢。


  以前的各种妖刀都是洗脑宿主心智、拿了就会变强等等,神兵妖兵之类的听起来多帅,制作的素材是人命,而且让所有接触到的人都不幸(这点红樱篇一开始也有塑造出来)、下落不明的刀剑,如妖刀村正还有潮与虎里头的兽矛等等,结果红樱不但是个仿的,还是个寄生兽A_A


  到最后也不是刀本身是妖刀或工匠本身是神工匠、用刀者本人很强是剑豪等,都不是,跟阿银在打的根本是MIGI,怎么看怎么鸟。


  (寄生兽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因为寄生兽一开始就说明了它是寄生兽-.-)


  二、高杉一开始一副各种要来搞事搞新闻的样子,结果最后跟路人吃瓜没两样,真正的大BOSS从头到尾都只是他的小弟,他露脸只是为了来刷存在感还有被迷妹尖叫说:"哇啊啊!高杉~~"、"高桂!!!"(殴)。


  如果说平常的高杉因为很少露脸而有一种神祕感就算了,但红樱篇的高杉,尤其是电影,因为真人电影还帮高杉加戏,给我一种"你已经出来很久了但你什么事都没做"的感觉。


  如桂在那边激情说:"我不可以让你这样做的!我要阻止你!"


  真选组在那边:"他想推翻政府"


  高杉应该很冤枉,大人们啊,他只是溜船经过而已,你们可以高抬贵手放过他吗?他什么都没干。


  刀不是他造的,刀不是他用的,他从头到尾就只是打酱油而已。


  而且空知英秋编剧不力,日常neta玩得很好,长篇常常后继无力这点,平常绝对是有感的。(不是指三四话那种,而是指吉原炎上篇等十几话的大长篇)


  电影一口气看完更是很明显就能把红樱篇那种乱七八糟小题大作的感觉表达出来。


  前面看得开开心心,后面阿银跟高冈打架,真的没撑住就(ry)(我就不说清楚了)


  更巧的是跟我一起去看的人也(ry)。


  花钱进场谁希望这样?但是最后一段的收官之战就是冗长难看无节奏又说教。


  一个再好看的故事,漫画一次、动画一次、剧场一次,电影又看一次,看了四次的红樱篇,角色等一下要说什么要干嘛都知道了,看的时候毫无推理感与悬念可言,也不会急迫想知道接下来的发展。


  一样是漫改,一样有忠于原作的剧情,我看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我觉得就因为是原作粉所以一定会捧场,拿这种心态来编剧其实是贪小便宜的行为。


  对原作粉而言,也变成只是去看真人做得怎样+看真人版怎么玩新的梗而已,没有额外的收获与惊喜可言,如果说银魂的粉丝大部分都这样就满足,那真人版其实也跟卖情怀没两样。


  虽然以真人化漫改来说,我会觉得这部是很优秀的作品,有很好笑的捏他、很还原的角色等等,如果我在62台之类的地方看完,我一定会觉得是神作,可是进电影院看完,前面看预告片、推特、新闻的时候期待那么高,到正片本格打斗,我的期待就重重摔落。


  毕竟战斗不是银魂的强项,大家看银魂应该也不是为了看那种像死神、海贼王、七龙珠或霹雳布袋戏一样的东西。


  "红樱会成长、阿银居然成长得更快!"


  "卡罗特的战斗力已经高到计数器都坏了!"


  "鲁夫居然也有霸王色!"


  "素还真又被挂掉了!"(?)


  大家看银魂应该不是为了看这种烂大街而且高取代性的东西吧?


  我不敢相信这种东西居然会占电影那么长的篇幅,怎么打都打不完,看到我视觉很疲劳,耳朵铿铿锵锵也很疲劳。


  要打也没有好莱坞好、要炸也没柯南好看(?),怎么到最后电影的重心落在打架?(而且只是在打寄生兽)


  个人觉得整部电影里头,除了新八机乱砍以外,最好看的打戏是桥本神乐对来屋的战斗,两场都节奏感十足,虽然应该是替身演员(不是替身使者喔)(<殴)+3D弄出来的,但音乐跟武打动作都表现得很好,比阿银在那边跟MIGI触手打架好看很多。


  如果最后的说教五毛钱特效打斗可以精简一点,替换成后日谈剧情,或者是一些日常短篇,我认为可以让这部作品变得更有趣,毕竟他的笑点都很到位,也很能引起观众的共鸣,虽然是甜蜜点,但却没有把握好,反而失焦了,这是我认为走调的部分,官方应该也有意识到这是一部搞笑电影,但总结来说还是太着重于一个观众都看过四次的"红樱"了。


  没有新鲜度也没有惊喜感可言。


  以上是我今天的观影心得,谢谢大家的观看与批评指教。


©乖孩紙藍光 | Powered by LOFTER